笑而不语

物是人非 (苏越)【这次不虐了大家放心吧】

啊〜执剑长老苏苏好有爱〜(≧∇≦)

猫di阁楼:

 


陵越解开衣带,望着浴桶里蒸起雾气的热水出神,这些天发生的事让他感觉亦幻亦真。


 


百里屠苏回来了,那个让他日思夜想的师弟回来了,整个天墉城的弟子,终于见到了那位传说中的执剑长老。


 


陵越赶紧命人去给屠苏收拾屋子,屠苏抓着陵越的手腕说道


“先不忙,好不容易见到师兄,想同师兄说说话…”


 


陵越当然二话不说将屠苏带到了自己房里.


 


两人在屋里一谈就是几个时辰,若不是芙蕖进来说屠苏的屋子已经收拾好了,这两人还不知天早已经黑了.


 


“你刚回来,实在不该和你聊这么久,既然屋子收拾好了就早些去休息吧..”


 


“是啊,来日方长…”


 


屠苏说着开始宽衣解带,陵越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自觉的躺到床上去了.


 


“屠苏,你的屋子收拾好了,快回去吧…”


 


“今晚我就在这儿住了,师兄难不成嫌弃我么?”


 


“胡说,我怎么会…”


 


可这屋子里就一张床,陵越思来想去,觉得或许屠苏是累了不想再走,还是今晚就让他睡在这儿,自己去别处.


 


“师兄若是要去别的屋睡,我立马就下山去找晴雪..”


 


陵越听得屠苏这么一说,哪里还迈得动脚,好不容易才盼回来的师弟,若是被自己这一举动气走了可怎么好?且不说屠苏这是不是说笑,陵越已经是经不起一点点会让屠苏离开的威胁.


 


屠苏好像把陵越的心里所想都掌握在鼓掌之中,侧过身看着站在门边凝眉犹豫的陵越,拍了拍身边的位置,问道


“师兄不睡么?我赶了一天的路,又与你谈了几个时辰,想睡了..”


 


陵越听他这么一说,只觉得心疼,四肢像被人操控似的,解开掌门繁复的衣衫,慢慢挪上了床,好在这床够大,两人躺在上面也不觉拥挤.


 


这夜便是同床异梦,屠苏贴着陵越睡得昏天暗地,陵越背靠着屠苏整夜失眠.


 


第二日一早,陵越就醒来了,梳洗完毕后准备去早课,床上屠苏还睡得香甜,陵越不忍叫醒他,轻手轻脚的准备开门离开.


 


“师兄…”


 


陵越听到屠苏唤他,回到床边,这会儿屠苏才睡眼惺忪衣衫不整的从床上爬起.


 


“你再睡一会,我去上早课…”


 


后面的话还没说完,似乎眼睛还没睁开的屠苏,一手抓住陵越的衣领,准确无误的在他的嘴角亲了一口.


 


“唔…我再睡一会儿…”


 


松开一脸不可思议的陵越,屠苏又倒回床上补眠.


 


于是今天的早课还没缓过神来的陵越一直在走神,一旁的陵端看着牙痒痒,这个百里屠苏,一定是给掌门师兄灌了什么迷糊汤了!看看师兄这黑眼圈!看看师兄这心不在焉的样!!整一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哪还有点掌门的样子?!他要去找这个百里屠苏好好算算账!


 


弟子们说昨晚给执剑长老收拾的房间一直没有人来住,陵端心里暗叫不好,这百里屠苏不会是…急急赶到陵越的房门外,却发现早已有一个人躲在门口听墙角了.


 


“你干嘛呀!吓我一跳…”被陵端拍了一下肩膀的芙蕖嗔怪着,又附到门边贴着耳朵继续听.


 


“妙法长老,你这是做什么呢,大白天的在掌门房门口偷偷摸摸的..”


 


“嘘…小声点!昨天屠苏回来后,就一直没离开过师兄的房间,不知道他们…”


 


一听这话陵端可急了,他高冷的掌门师兄居然和这个妖怪同房共室一整晚!!这百里屠苏太嚣张了!!


 


“这个家伙敢欺负掌门师兄看我不….”


 


陵端的话被吱呀的开门声打断,百里屠苏换上了天墉城的长老服,神清气爽,侧头看了一眼气急败坏的陵端,陵端立马就跟哑了火似的,赔上一副笑脸恭维道


“哎呀..执剑长老起得真早啊,我..我跟芙蕖是奉掌门之命来请您去看一看新进的弟子们习剑的…”


 


芙蕖斜眼瞪着他,一副真不想跟你这墙头草一般见识的模样.


 


“执剑长老,掌门今日早课的时候一直心不在焉,叫他两三次才答应,也不知是怎么了…”


 


“师兄现在在哪?”


 


“现在这会儿,应该在剑阁…”


 


“多谢妙法长老…”


 


 


剑阁.


陵越一直在为早上的那个吻苦恼.屠苏这一次回来比之前又改变了许多,性格开朗了,话也多了,还更爱笑了,说起来陵越应该高兴,但屠苏的一些举动在陵越看来很不可理解.


 


“师兄…”


 


陵越回头,屠苏不知何时站在自己身后,距离近的都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呼吸.


 


“听芙蕖说你早课的时候精神不振,可是昨晚没休息好?”


 


“不是..”


 


“师兄可不要见外,要是有什么不适一定要和我说…”说罢,屠苏又凑近一步,温润的唇不由分说的贴了上来,这回的吻不同早晨的那个清淡,陵越觉得有什么湿滑的东西撬开自己的牙关钻了进来,从未有过类似体验的陵越显然是吓到了,本能的拉扯着屠苏的衣服要将他推开,可这百里屠苏抱得不是一般的紧,陵越非但没挣开,自己的呼吸也乱了节奏,情急之下用力合口一咬,只觉得下颌给人用力捏住了,同时嘴上的束缚也松了开.


 


“师兄…几年不见,怎么变得那么狠心啊…”


 


虽然被人捏着下颌不好受,陵越还是急忙深呼吸几次,待气息平和了,正准备开口.


 


“师尊…”


 


一个稚嫩的童音打断了两人,一个眉心带有红点的孩童目不转睛的瞪着屠苏.


 


“玉泱…”


 


 


“玉泱是我收的徒弟…”


陵越看着这两个从刚见面就开始大眼瞪小眼的人,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一边屠苏看着这小东西十分不爽,这小东西叫了师兄一声师兄就狠心把自己推开,最重要的是他破坏了自己和师兄的好事儿!!另一边玉泱也满是警惕,这人是谁啊从来没见过居然一来就跟师尊那么亲热!他一直以为这天墉城里和师尊最亲密的就只有他!!也只能有他!!!


 


“时候不早了,玉泱你怎么还不去练剑…”


“师尊…”


“快去.”


“是...”


 


玉泱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陵越深叹一口气,踌躇着开口。


“屠苏…以后别做这样的事了,让弟子们看了不好……”


 


“师兄指的是什么事?”


“就是你刚才做的事…”


“刚才做的事情很多,师兄不如说得具体一点..”


“……”


 


堂堂天墉城掌门,被自己一手带大的师弟问得哑口无言.


这师弟,在山下的这些年里都学了些什么啊?!


 


“屠苏…你变了..”


“?”


“以前你不是这样的…”


“师兄,屠苏不是变了,是长大了,这些年里在山下,我经历了许多事情,有喜有忧,被人伤过被人背叛过,也得过他人的慷慨相助,在山下,不再像天墉城里,处处有师兄保护着我,有师尊为我说情,我得用手中之剑保护自己,还有身边的朋友,”说道此处,屠苏执起陵越紧握的手,


“人生在世,若不在年少有力时为之,难道要等着白发霜髯再悔不当初么?”


 


陵越听得屠苏这一席话,微微点头,想来又笑道:“你才多大,就开始感叹人生在世了.”


 


“跟兰生那缠人精在一起久了,难免说起话来有些像他.”


“言归正传,往后在弟子们面前,你还是得有些执剑长老该有的样子.”


“师兄言重了,我这几年去过很多地方,其实世人早不再如从前那般封闭,这不过是关系亲密之人相互的问候而已,”感情之事陵越确实不甚知晓,想起自己当时对兰生和襄铃之间的阻拦,也确实是严苛了些,屠苏细细看着陵越脸上的表情愈发柔和,又添柴加火补到


“师兄可曾见过我同别人这样,只因师兄与他人不同,需特别对待.”


 


陵越一直是喜欢屠苏的,可这幸福来得太突然,有时候会让人受宠若惊,应接不暇,心想自己就是拿屠苏一点办法都没有,细声低语道


“我..我下山少,你可不要骗我…”


“屠苏怎敢欺骗师兄,我这还有好多从山下学来的新鲜事儿,要同师兄分享呢…”


 


 


然后,自己就屈服了.


陵越回过神来的时候,浴桶里的蒸汽已经散去了,责怪自己走神,水都要冷了,赶紧脱下最后一件衣衫准备开始沐浴.


“师兄,想什么那么出神?”


陵越吓得差点没回首给身后的人一掌,那人贴着他的背脊,呼吸全打在他赤裸的肩上.


“屠苏!...你..你好歹出个声啊…”


“师兄以为是谁?有我睡在师兄旁边,还用担心有人敢私闯掌门的卧房?”


“少贫嘴了,你先出去,我要沐浴了.”


“师兄…”


 


这么多日来陵越一听屠苏这样唤自己,就知道该做什么了.


那日自己百般解释让屠苏在人前不要做那羞人之事,就是说不通,自己气得就要拂袖而去,屠苏才总算不装糊涂了,不过有个条件,就是要陵越在人后主动亲他,一天一次,权衡利弊后,陵越觉得这比在弟子们面前出糗好多了,于是欣然答应下来.


现在想来,自己真的很傻很天真.


 


“你..眼睛闭上..”


“掌门还害羞呢…”


“你闭不闭?”


“好好好…”


陵越看着屠苏闭着眼抿嘴偷笑的脸,咬咬牙,飞快在屠苏的唇上亲了一口.


“完了?”


“完了..你快出去吧…”


“师兄,你刚才那么一啄就当完事儿了,是不是太不把天墉城的执剑长老放在眼里了?!”


“我已经说到做到了,你当时也没说要做什么样,一天一次已经达成了,快走…”


“好,掌门师兄说得极是,那就让我这个没有威望执剑长老替您沐浴吧..”


 


“屠苏,你…你干什么!别…手放开!!”


“师兄,你叫得那么大声,要是招来了陵端跟芙蕖,可不怪我啊…”


“唔…嗯唔…呃…唔…!!!!”


 


天墉城觉得自己今天也是一片祥和,只有后半夜才瘫软在床榻上得以入眠的陵越掌门觉得,这天墉城还是天墉城,师弟还是师弟,可是什么变了呢?






=============================================


其实还想了后续...大家要是喜欢这种风格的话我就go on


要是觉得阿猫你写的是嘛玩意儿啊...我就回学校做实验去了...


PS.因为陵越任掌门之后的故事我都是从别人的文章中了解到的..有OOC的,如果有妹子比较了解师兄任掌门后的人物称谓和人物关系你们就告诉我吧...多谢


BY.陈等等的《年代秀》上love u2看得热血沸腾的阿猫





评论

热度(162)

  1. 一击即中猫di阁楼 转载了此文字